镇尸天官

镇尸天官   


男主:陈玄      女主:男二陈玄爷爷
作者:佚名      状态:连载中
最新章节:第四百八十四章:旱魃(2022-01-23 16:02:36)
不可思议的长生之谜,骇人听闻的山村诡事,深埋大地的神秘古葬,荒原之上的古老传说…… 这一切的一切,本都与我无关,可偏偏因我爷爷的离奇去世,我终究还是难逃宿命,被卷入了这场无尽的阴谋当中……

第一章:午夜惊魂

我叫陈玄,今年二十岁。

就读于社会系大学二年级。

原本我以为我的生活,会像绝大多数人一样。

努力打拼大半辈子,然后做个车奴房奴,挣扎的度过一生。

不曾想,因为我爷爷的离奇去世。

居然改变了我本该平凡一生的轨迹……

……

我依稀记得那一天是正月二十,天穿节!

我接到村里来电,电话那头说我爷爷去世了,让我赶紧回去。

我当时也来不及多想,买了火车票,连夜就火急火燎的往家里赶。

在路上的时候,我百感交集,思绪不由的回忆起我爷爷。

爷爷名叫陈太极,是一名纸扎匠,在村里开了一间丧葬铺。

由于我爷爷的手艺好,做的纸扎栩栩如生,十里八乡但凡谁家要办丧事。

那些牛马灵房,车轿明器,纸人花圈什么的,都会到我家铺子里买。

这也是我们爷孙俩的生活来源,可我却万万没想到。

我爷爷做了一辈子的纸扎,最后居然死在了纸扎手上。

据村里来电的那人说,他们发现我爷爷断气的时候。

他是被一具纸人给压倒在地,身上骨骼尽断,七窍鲜血横流,极有可能就是被那具纸人给活活砸死的。

这种事别说你们,就连我都不相信。

一个纸人能有多重?能砸死人?

想到这里,我心中悲痛的情绪,开始逐渐平静下来。

取而代之的,是疑惑和难以置信,但更多的是恐惧。

我越想越不对劲,但绞尽脑汁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很快,一阵困意袭来,迷迷糊糊中,我睡着了。

当我醒来,差不多是凌晨三点。

火车刚刚到站,我带着背包就下了火车。

刚走到出站口,还没等我找车,一辆出租车就迎面而来。

小兄弟,去哪?”

峰门村!”

峰门村啊……这夜里山路可不好走,算你200块吧!”

司机捏着下巴想了想,最终给我报了价。

这么贵?”

我心道这丫的肯定是趁机宰我,毕竟这大半夜的找车可不好找。

我着急回家,也就没和他谈价还价,匆忙的就钻进车内。

很快,司机将汽车启动,快速驶离了火车站。

路上的时候,司机显得有些无聊,又看我的心事重重,便开口问我:小兄弟,这年都过完了,你咋才回家?”

家里出了点事。”

我心情沉重,并不想和司机多聊。

司机见状,也懒得自找没趣,继续开车。

一个小时后,司机将车停在我老家村口。

小兄弟,要麻烦你自个进去了,我这可不是越野车,你家这路……”

司机的意思我明白,我家村口的路年久失修,到处坑坑洼洼。

别说出租车这种轿车,就算是SUV,估摸着也得擦底盘。

我背上包,下了车,掏出两百块车钱付给司机。

司机查验了真伪,然后笑呵呵道:好,小兄弟,你们两个注意安全,我先走了。”

好,慢走大叔,辛苦了。”

我没想到这司机大叔还挺热情,也微笑着回应。

很快,汽车调头驶离村口,车灯逐渐消失在黑夜当中。

然而,就当车灯完全消失的一刹那。

我瞬间全身寒毛倒竖,惊恐的瞪大眼睛。

刚刚那大叔说什么?

两……两个人?

这……这尼玛大半夜的,这玩笑可别乱开。

从始至终我都是一个人,哪来的两个人?

我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液,开始感到身后真的好像有人。

四周的蛙鸣和蛐蛐声,也在此刻变得诡异阴森起来。

妈的,不会……不会是撞邪了吧?”

我浑身剧烈发颤,说话都开始有些不利索。

心脏更是扑通扑通的狂跳不停,仿佛随时都要跳出来一般。

冷静,冷静……

我努力的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心中暗道,说不定这是司机大叔的恶作剧。

想到这里,我开始壮起胆子,但呼吸始终是急促不停。

虽然我在心里告诉自己,这只是司机大叔的一个恶作剧。

但心里还是莫名其妙的发憷,最终,我心一横,拼了。

下一刻,我立马扬起手中的背包,朝着四周就是一顿乱抡。

去你妈的,有本事出来,老子不怕你,草……”

一顿狂抡之后,我整个人都口干舌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好在只是虚惊一场,我借着路灯的洒照,将四周看得清清楚楚。

这里没有别人,只有我自己。

想到这里,我立马将那个司机的十八代女性都问候了一遍。

只不过,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刚用力过猛的原因。

我总感觉呼吸有些困难,脖子勒的慌。

即使我大口大口的喘气,还是有些缺氧的感觉。

而且我背上的冷汗,也开始越来越粘稠。

总之,这一系列的古怪感觉,让我感到很不舒服。

不过我也没有多想,既然不是撞邪,那我就放心了。

紧接着,我再次背上包,朝家里的方向走去。

刚到家门口,我就停下脚步。

因为我发现,我家居然有灯亮着,而且还大门敞开。

可诡异的是,村里居然没人帮我家先挂上白灯。

以往村里,但凡谁家有留守老人过世。

那么村里的干部,就会出面张罗,先给过世的老人家里置办白灯,挂在门前。

我听电话里那人说,我爷爷已经过世一天,加上今晚,已经是第二夜,村里的干部,没道理不帮我家先挂白灯啊。

想到这里,我怀揣着不解的情绪,走进家中。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口黑漆棺材,端正的摆在大厅中央。

随后,我似乎看见有一道人影,正蹲在棺材前,背对着我,不知在鼓捣着什么。

什么人!”

我被吓了一跳,但很快就出声呵斥那人。

那人听到声音,微微侧过脸,随后站起身来。

我刚刚经历村口的事,到现在还有些惊魂未定。

所以此刻,我心头不由自主的打起鼓来,脚下更是情不自禁的退了两步。

很快,那背影缓缓的转过身来。

通过侧面,我发现那是一名身躯岣嵝,满头白发的老人。

隐约间,我还看见他手中抓着一只刚刚断气的大公鸡。

不仅如此,这老人嘴边还满是鲜血和鸡毛。

看到这里,我几乎已经猜出个大概。

很明显,这老头是在生吞鸡血!

我连忙眯起眼睛,想要看清这老人到底是谁。

与此同时,老人方才转过身来,与我四目相对。

然而,当我看清这名老人的全貌之时。

我整个人瞬间如遭雷劈,浑身巨颤。

因为这老人不是别人,正是我那刚刚去世的爷爷……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下一页

悬疑灵异小说热销榜
猜你喜欢